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加州缅华网

.南加州缅甸华侨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传播中华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爱国情怀,增进中缅友谊和中美友谊,帮助侨胞融入当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缅甸短篇小说》 不曽上院的影片(译者:丘文)  

2017-09-06 12:04:20|  分类: 【华文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甸短篇小说》

不曽上院的影片

作者:魏辛佑宇(莫谷)  译者:丘文

《缅甸短篇小说》  不曽上院的影片(译者:丘文)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网
  

     铅瓦屋顶竹排墙两间房的狹窄小屋。不可能有空间划出客厅廚房,铺了一半的地板走下去就是厨房。全家人的饭鍋来源,哥叫多的磨石台,就设在靠厨房窗口的地方,破烂的不怎么光鲜的主屋里,有价值的东西,只是铺一半的楼板上,哥叫多夫妇房间,靠竹墙立着上了锁,釉彩半退了的木质橱子橱Philip牌旧电视机,静静地躺睡在那儿。每回想起来,摸摸额上的疮疤,哥叫多就会呆呆地叹一口大气。

**********

     那时对他的所作所为,他的太太咪意给他下了<毫无意义>的评语。叫做哥叫多的他却呐喊<情义>。如果据实而言,整天为肚子问题像陀螺脚旋转不停和娛乐並不沾边的哥叫多,走上徧狭临时小路,和大小麻烦认识的介绍者是住在街尾的哥巴豆夫妇,祸首罪魁名单中应把他们写在卷首。
    
在区里靠养猪少有宽裕的哥巴豆家买了一架电视机就倾刻轰动全街。木匠,水泥匠,铸铅字匠,戽斗户,日无隔宿粮的贫困户聚居的小巷,首先到来的电观机。手中有余钱就会到隔区电视院去的,和那些不曾看过电视的,一到时间就会聚到哥巴豆的电视机前。哥叫多的两位千金在最前头。<巴豆叔叔家来的连续剧,非常好爸爸。>,但是,傍晚六时左右走向哥巴豆家的人群,一天比一天少了。有一天晚上看见带着滿腔激情去看连续剧,不久颓丧着脸回来的两位女儿,哥叫多感到惊奇。<为什么回来了!>问她们。<从里边下了门闩,爸爸!>,哭丧着脸回荅。哥叫多心里萌生一种奇異的感觉。<只是不准你们两个进门?><大家都不准!>,当晚哥叫多心中梗梗睡不入眠。咪意把从哥巴豆家观众处听来的话转告了他。
     <
要孩子们洗了脚才准入內。>
     <
快六点半时哥巴豆就把门关了。大姨妈布,因为沉迷于连续剧,恣无忌惮去敲门,孩子们贴着大姨妈背后跟进了门。 因为看在长辈的份上不得已才开门,听说全家子脸色都不好看。>
    
听到的话使哥叫多內心浮躁,为什么?对同阶层同阶级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恐怕有点难看了。不管任何人只要消费得起,谁都想在自已家的电视机前舒舒服服地看,不得己才捂着脸到別人家看,像这样聚群而视,你的电视机损了角吗?只是傍晚六点到八点,这么短的时问都无法起点恻隐之心,一想就为同区的人抱不平。父母们<再敢去那个家,去去看,打断棍子!>因受严禁大家有点收敛,但到时还是不断眺着街的那边,瞧着两个女儿,做为父母的无法滿足她们的希求,没尽到父母的责任感到内疚。所以哥叫多下了一个决定。
     <
玛意……从今天开始从我的收入中,不到成功不停地儲蓄三份之一,我们的费用尽量节俭。>
     <
做什么?>
     <
以最快的时间买一架电视。>
     <
阿弥沦佛……>
    
他的目的在四个月后幸运地实现了。不是因为她成功地儲蓄了夠买电视机的钱,是一位经常交件的顧客,便宜地要出誏他家旧电视机换新机,得到了便宜货。哥叫多可是感到自已真情动天,天助我也而内心自足。哥巴豆关门之后,失望的区內的孩子,大人就像想像中那样,向哥叫多的小屋蜂拥而至,哥叫多欢脸相迎,也吩咐了妻子和两个女儿:
     <
不可微露不高兴的表情,就如我们爱好,他们也一定喜欢,同阶级要有同理心,买这电视机的主要目的也在此。>
    
在那一段时期,和哥巴豆夫妻在街上相遇的话,哥叫多会亲善地微笑看打召呼。<我们家的门为大家畅开看。>就是那种使对方易於领会的微笑。哥巴豆夫妇可能也会颌悟。没有说什么。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回应。哥叫多对一天比一天更加热闹的众多的电视观众,心里充滿喜悦。自已并非有敲宿余粮,能买得起电视的人,而且本就没法买电表,现在只能向发电机供电户,以每月八千元购用电视机和主屋两尺日光管的电力。这对本就不灵现的家庭,加重了不轻的负担。这是实实在在的事。以往每周能有吃肉的一天,买了电视机后十天已轮不到一次,一斗六百元的米已降到和粗劣的四百元为朋。上班时间却提前一个钟,收工退后一个钟。以前一,两天缺工可以不醉,现在不行,太累了。近月底缺工的话更是窘迫,像手握火炭坐卧不安。但是,因为是做了性情中的事他并不恢心。
     <
你看,哥叫多呀!和幼稚天真的孩子们挤在最前排,缺齿没牙,全神贯注的样子多可亲!>
     <
今天清理后院的番薯地,掘出大约一斤的番薯,晚上可以请来看电视的观众。>
     <
……我都还没温饭,观众已经滿了。>
    
一回两回还可顺势坐在角落,手托掺和看菜肴的饭盘进餐。没办法。收工迟了在家已没有可摆饭桌的地方。众所周知韩国连续剧的观众大小妇女佔多数,大男人们往往只一,两位有时为消磨时间进来。是妇女自然携儿帶女,带饼包的有之,亦有嚼槟榔包的,到时掀起席子往竹篾縫隙吐口液。吸烟的会把烟蒂隨意搁置。哥叫多家过去有客来才铺的,珍惜如金的细蒲蓆,买了电视机不到一个月就报销了。烟头火洞一排排,放戏收场大家离开后,主持扫地清洁的中学生大女儿久了就有冤气声。
     <
诚恳地劝告也只一两天,后就又无规无纪了。每天早上抺地板,两臂已好大了。> <这次要叫他们先给孩子洗脚。>无緣无故忽然出现哥巴豆夫妇的脸,尴尬的是哥叫多。
     <
每次扫地能扫出一斤重的尘埃,向日葵壳须从地板缝掏出,其它的甭说,看了呼吸都不畅。尽情地顽耍之后,没洗澡,滿身汗水就来了,那汗味熏死人呀。>心情好时能宽容,碰到心情不好时,善意会变成恶意,那时又得警惕自省。
     <
……女人。在外辛辛苦苦找生活回来的丈夫,不思量好好的侍候,这韩国明星是你的小老公吗?到时就得去朝见他?>外边尽管有人谩骂寻衅,里边的却好像没带耳朵,魏然不动照看不娛。
     <
……咪底。你丈夫在外边叫没听到吗?去一下吧。>
     <
随他,醉徒,疯子。叫他早点回来吃就不知鑽到那个角落?收场了才跟他见面。>未收场之前是否会有飞石飞砖从窗口飞进来?自个提心吊胆。这种事也经常。
    
多数的孩子只因为大人们趋韩潮跟着<韩痒>,还未能熟练地拼音读字,对剧情并不有多大理解。只是人多凑热闹而已,用橡胶圈互击耍的,吵架的,讲话的,广告歌曲一来大声地随和着唱的,从不安静,时而外出喝水,洒尿尿,外出买饼,来来去去遮住电视屏幕,打断观众视线和兴趣。因为这样的事发生过一次争执,那天对一个通常不安静的孩子,咪意突发地说了一句:
     <
不想看的请回,乱七八糟!>
    
咪意并非知道是谁的孩子,孩子的母亲咪纳埃猛拉他儿子的手出去,才知道是他的孩子。大老好人哥叫多在众人背后劝自已的老婆:
     <
你呀,不观前顾后,不知是否生气了!>
     <
生气就去生吧!不说越来越猖狂,一个生气不来就少一个麻烦。>
    
人们也实在难办,虽然不是为私利去浴佛,但自已的真情实意不被尊重,心里总不以为然,总希望大家有点自觉心。
     <
不管人家有什么感觉,就是想把门关了。>
     <
女儿也这么想,妈。为了家人能好好的休息买了电视机,可是自买了电视机到现在还没能安静地看过,各种杂音各种臭味。我们真情给机会他们,不关门不闭户,门户洞开,让大家自由进出,以为大家会知道轻重,但都不知情,随意丢垃圾,散场拍拍屁股留下灰尘,逍灑地走了,没有一人帮扫一次地,没有一个帮收席子,如果说了会讲女儿们傲慢。就如妈说关上门最好,爸。喜欢看就让他们到戏院付费看。>
    
哥巴豆为什么要关门?自已有了亲身经历,才有了同情体谅。但是为了<轮到我们絕不会拒絕或不让区里的人观看而关门闭户。> 的曾经呼喊的口号,不让自身的守身神蒙羞而改弦易辙。
     <
以后这种话绝不可再提,自家的电视机,因为不愿阾居来看而关门,多不体面的事,皆同向众剖析自已狹窄的心胸。>
     <
好了,大善士,那么你开大门邀请來的客人,撒下的垃圾的收拾,擦地板的工作,你也一齐承担了吧!>
    
不关门可以下否决令,咪意的阴沉绷紧的脸色无法让她改变。对来看电视的人除有问有回,敷衍塞责,一派严肃。两个女儿也以她们的所能进行抗议。电视散场观众回去之后,咪意径直走进房间,两个女儿佯作做功课或其他,拿着书本回到她们的房间,谁也不瞧哥叫多一眼。给自已的话绊着的哥叫多,只好单个收席子,扫除撒下的垃圾,有些孩子还尿尿,留下一片痕迹和蒸蒸臭气。想要妥协了,为顾全自已的威信,自恃承受。哥叫多心中对人们开始灰心。有一天发生一件意外,不是别人,曾被咪意驳斥而生气返回的咪纳埃,为她儿子省鼻涕不到外边丢去,随手在靠近的墙上拍一声糊上,坐在最后排的哥叫多和咪意看见了,虽然意识到要及时封上咪意的快咀,但己迟了:
     <
咪纳埃……为孩子省鼻涕应该到外边去,这是人住的房子,不是可随意乱塗的公共凉亭,不尊重主人,也要尊敬佛龛,马上擦。>
    
咪意的口气很是坚硬,咪纳埃突地转头愤目注视:
     <
好好说也可以,你的口吻太粗鲁了。>
     <
该粗鲁的地方就要粗鲁,人住的房间篾墙上肮肮脏脏糊鼻涕,还要我顶礼膜拜相告?这是不用说就应自觉的事。>
     <
好好,说……你的竹蔑墙一片值多少?>
    
情况顿现紧张,因为是突发事件,大家都不知所措,应站在唧一边,都张口发楞。大家的注意力已不在电视上,和左邻右舍轮流挑衅吵架的咪纳埃,把纱笼拢短了,没预兆的小事将酿成流鼻血事件,哥叫多正想着准备下场调解,米纳埃喊了一句话:
     <
以前同是用舌头舔着米漿长大的,能买一驾电视就拽了,傲气十足的女人!>
     <
什么?>
    
一瞬间叫喊声,拉扯调解声,孩子的哭声,跑的跑,哥叫多的小茅屋像是世界末日,爆炸闹轰乱成一片。结剧是咪意和咪纳埃除了轻微的抓破皮肤的痕迹,并无多大的伤。其间就毫无关礙的哥叫多,额头去缝了两针。因为大家的劝拉,未能尽力投入战斗的咪意,愤怒地嫁祸电视机,<把你废了就没事!>说着用檀香木丢向电视机,惊悚地拦截檀香飞木的哥叫多的伟大宽宏的额头受了重冲。从那天晚上就把电视机锁在了橱子里。

**********

     看着锁在橱里的电视机,手会不知不觉地抚摸额头的伤疤。以自已的经济情况要再买并不容易的电视机,要卖去心里又有所不捨。遇见哥巴豆夫妇只得别过脸,街中的人们却<电视机什么时候再开始?>耐心等待地问。咪意回说:<去问哥叫多!>,同样两个女儿的回答也是:<去问爸爸!>,哥叫多却对提问的人,都回予微微尴尬的笑。原因是什么时候重开机,他本人也不知情。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