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加州缅华网

.南加州缅甸华侨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传播中华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爱国情怀,增进中缅友谊和中美友谊,帮助侨胞融入当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缅甸短篇小说》 千万个夜晚和风习习(续上)(译者:丘文)  

2017-07-05 02:27:52|  分类: 【华文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甸短篇小说》
千万个夜晚和风习习
作者:阵伦叫彪
译者:丘文
(续上)

(四)       
    
哥蒂萨和我负责午夜以后的戏剧表演,他媚眼传情,言语挑逗,谈情说爱的戏段里,对我讲些超过戏文的话,抱得比戏情所需更紧,遇到我殒身的桥段,在他的悲词中……
     「我真心爱你,真诚地愛你,己经难以分离了!演出结束,我们去祭神吧!」有这样一两句和剧情毫无关系的台词,夾什在里头,拥得我喘不过气來。这场戏我是死人,当然不能动,没机会反诘,有时他还会贿通鼓乐队和拉幕搬布景的小斯拖延时间,创造机会,真让人讨庆。其实我应该在下场时,提出严励抗议,用全力甩打,让他的脸颊列成八片,可当时我并没有,反而微笑相对,似是默认,他当然更是变本加利。
    
当时在他周围,团团围着众多的少女,有一位女舞员,对他可是生死不拒地追求。因此我点了头。那时他已学会喝酒,赌博。结婚初期大约有一年的潜伏期,两人以为一个雨盖是两人世界,沉浸於婚后的快乐,享受着爱情的温馨。见不到天和地,大概说的就是当时的那种景况。他对我说过不准服用避孕药,怀孕就不要上戏。初孕大儿子时他送我回家休产假,要回戏班那天,因为结婚后从未分离过,我哭了,他也哭了,难分难捨地像是演了一场生离死别的悲剧。他所到之处都写信,寄钱,问是男孩还是女孩,给尚未有答案的孩子送玩具,布料,婴儿布巾……难以计数。他很会写,紧写一些柔情悲悽的句子,一接读这些信我都要哭一场。情之所至不哭也不行。在佛前奉斋,供花,点油灯,祈求家人健康,顺利的次数也可以千万计。因为经常问神,算命,禳灾行善和神巫,算命先生们都成了朋友。为了家人寻找依赖。不找他们也不行,戏班演员生活在水陸上,危险处处都在。戏班奉的纳买神,过去,现在,该守,该避讳的清规戒律多得是。当然你如果相信的话。
    
在我怀孕八个多月,哥蒂萨突然回到家。
    
「妻呀!……想念得紧,要是这样天人相隔,我宁可不上戏班,合同到期我不再做这工作了。」
    
是醉言醉语呢或是发自內心的话,虽然无法分辩,听在耳中可真受用。但这高兴并不持久,因为想到此后的生计。
    
「说得不错,哥蒂萨。我们还没有足夠的儲蓄可供做资金,双方家长也并不富裕,孩子出世后二个月,我会争取上戏班,儲蓄两人的收入,做为将来的生活后计。」听了这话,他开始忧疑了,呆了好一陣,
    
「对呀……相见时快快乐乐吧。只有两天时间,这还是趁着休演赶來的,说前程壓力太大。」
    
相见亦难别亦难,平常安静地过曰子还好,他这么一回来又归去,更增怀思情绪,双亲因为我怀孕在身,不许做任何事,家里人手也多,越是这样不用做事,越会思念他,为释怀思有时会拿出他的相片呆看,重温他寄来的信。上台表演时台上灯光明亮,机器声,人声,乐奏声热闹異常,回到自己的家一切都那么寂静,咬人的蚊子成了我的敌人。刚到家时实在坐立不安,无从适应。有时还会梦见在台上跳舞,快乐的情景。惊醒才恍然…………我在作梦!眼所见和脑所思,远近轻重多不匀称呀。
    
我生了笫一胎男孩三天后,哥蒂萨就到來了,一到家丢下包包冲進产房,忘情使劲地吻我,吻他的心肝。
    
「哥蒂萨,还不出月子呢,小心,婴儿刚出世,很虚弱,轻轻吻一下就夠了。」听了话,「哈……老婆,不要再抱着那古老的想法,爱自己的妻儿,不要紧的。」
     
來是来了可怜他晚至早归,因为得不到假,现下还足因上戏期比较松,和戏班主有特殊感情,才有机会抽空赶来,回去时他特地吩咐;
    
「给孩子取名,要含有你的名和我的名,给他命名「蒂萨康雯」,不用去拜访算命师了。」
    
不就这样孩子的名就叫「蒂萨康雯」。孩子滿三个月时蒂萨接我和孩子回戏班,爸妈非常疼他们孙儿,不想让我们帶走,妈伤心地说;
    
「不想只有这么个女儿却成为舞孃,孩儿还虚弱却想上舞台,到那边要照顾好我的孙子。」爸可是都着咀句话不说,猛吸他的草烟吐出浓浓的烟霧。辞別前跪拜,都不看一眼。戏班主认为我们对戏班多有贡献很是照顾,婴儿一哭他的声就先到;
    
「孩子的妈,在做什么?孩子哭那么久,如果在睡觉,旁边的摧摧!」
    
孩儿白白胖胖讨人喜爱,这人抢去,那人抱去从没闲着。初到戏班怕他不适,被吵什轰鸣的效果音响,枪声惊吓,用手轻微地按着他的胸,有时要用义乳哄他。不这样他会受惊。适应了之后再怎么大的声音都不怕了。这是所有演员们的后代都要历经的过程。
    
哥蒂萨把孩子当心肝,不用说哭,有点娃娃的响声都不行。是否他过份宠爱,养成了孩子了的娇气,心疼呵!说到命运真想哭。一个用船赶程的夜晚遇到的事,深夜远离海岸入大海,忍受着绞心裂肺的痛,我们水葬了他,我的丈夫他的父亲,再也无法把持豪淘大哭,痛不欲生。我呢据说当场昏厥,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救醒。多灾多难的命运,都不想再提起。休戏放假回到家,知道孩子的不幸,妈说:「我没提醒你们吗?戏子们!再跳,再叫到戏班去。把孩子留在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现在……有什么办法。我祈祷永生别做戏子的孩子。」
    
妈说的都是血淋淋的真实,我除了哭无法辩说。还好没有愤而痛打我。
    
就这样我们在演艺圈生活激流中漂浮着随波遂流。

(五)
    
梨园演艺生活的颠沛流离和幸福快乐,並不是我一人的遭遇,所有戏班演员都会有同样的感受。戏伶吃也困难睡也困难,没听说有伶界飞黄腾达的,只有戏班主和头号主角舞男和舞孃富裕,还得他们能勤俭储蓄。不管你有多大的艰辛,到时什么都要置於台下,含悲上台欢舞,曾经有过父母不幸逝世,无法奔丧,也得含悲登台的事。有些因为家族裂痕被矇而不知的。被班主侵犯后强迫和拉布景工结婚的。有些到了无法遮避时,不敢回乡,没有勇气对抗现实而自杀的。有的双亲和家人逝世,无钱斋僧超渡的,总之有数之不尽的悲哀遭遇。虽然到过很多地方,晚舞日息的戏班演员,就是到了蒲甘佛教聖地,也不能成为一位朝聖者,多么大的一个损失。福利人权方面,如果戏班主不贤,演员们就更加困苦。有很少数的随班拿了双倍的工资,他们能寄家用回乡外,其他的就几乎无此可能。但是,不管多么穷,不管碰上怎样的困难,一听到培底的鼓乐声,就如芋叶尖头,水难棲那样,尽数滑落,又進入跳呀舞呀的了。有听到鼓乐声,看见彩灯闪烁,就无法把持自身,要是不能到台上扭身狂舞就不舒服的人一大堆。
    
有一位戏班主,当他的戏班遭了火灾,资产尽墨后重新整业,你听他怎么说:
    
「它只能烧了我戏班的傢什,永远烧不掉我心中对文艺的崇爱。鳥类是在飞中殒命,我也恃舞而死。」
    
有一位舞男说:「戏伶是在欢乐中消失的!」
    
就是这样,我们在孩子没了的时候,夺走了孩子的戏班,父母亲不喜欢的戏班,好了,就此结束吧,心里的绞痛虽一时难愈。到时还是要将行头装入箱,拧起箱子走进院门。
    
因为我们戏伶长期生活在这圈子里,和外界隔绝,到了外边已无生存的技能。最简单的如借钱,向班主伸手不须有典压,只要说我是某某就行。因而,只能在既有与生俱來的兴趣,生活亦顺逐的梨园艺术丛林中旋绕。
    
此次烦心的事比乐趣更多了,哥蒂萨以头胎孩儿夭折为由,比以往更加酗酒,期间还和这人打架,那人吵咀,还会滥睹。不醉时非常讷静的哥蒂萨,喝醉了可就话多,气暴。他时而熏醉,时而浸赌,只有一个好处,对妇女除开开玩笑外,从不侵犯人家。戏班男女演员日日夜夜生活在一起,难免动手动脚,言语互嬉。放在一堆的绳子,有的难免会打成结,自己的丈夫能坚守分际,其他小节均屬可以原谅的了。当时只能用放长线,甜言蜜浯,苦心相劝希望把哥蒂萨引回正轨。
    
「哥蒂萨……你不是希望发财吗?不是希望一个小家庭安乐地生活吗?要是像现在这样,麻产难敷预想,儲不到钱,回乡没面子,没有本钱去讨生活,你和我都无法胜任农务,所以你要放下心事,想想稳退,养老的生活了。」
    
在他清醒的时刻,吹着暖风好言劝说,要使他成为把美的意识和一生相连系的貌巴宇,本以为容易,实际却非常艰难。有时他那抬头的一望,像是在说,我知道,多舌的鹦鹉。啊……本应唱哄儿歌的我,现在却在唱哄夫歌。哀叹声不知是否帶有戏伶的韵味。

(六)
    
再一年戏班休演期,我怀了笫二胎。哥蒂萨高兴非常,又怕重蹈覆辙;
    
「我们两人都不跟班了。把仅有的卖了,开个小店也能养活自己,妻离子散,艰辛的戏班生活,不要回头了。你也永生不要再跳舞了,如果早先不是在戏班里,能请医生或送医院医治,我们的孩子就不会遭遇不幸,可现在死在水上丟在水里,多么痛心呀,记着将出世的孩子不能再有这种不幸。」
    
就如他斩钉截铁的话,辞了戏班工作回来的哥蒂萨,对他怀了孕的妻子比以前更加溺爱,较重的活他都抢看干,亲自搯水帮我冲凉。不准我吃热辣,使我这没辣味吃不下饭的,尴尬不安。只因为有孕才能坚持下来。没兴趣算命的他,为安胎献腰花带,献奉禳灾。当我临盆时「老婆……说要垫这临盆」。我问:「嗯……你这是什么东西?」「渔家的网,网可以网到鱼,鋪在产妇下,可以网着健康的婴儿,同样的意思。阵痛时要说,到村头庙宇主持讨因固利玛拉咒水给你。」,就这样顺顺利利地产下了笫二胎男孩:。皮肤的白,媚眼的美都如同爸爸一个模子印出,白白胖胖的孩子和前不幸夭逝的孩子一样可爱。亲戚朋友们给和他爸一样的孩子起了摩道的名,他认可的话我当然无话可设。算命先生说,星期四出生,用星期五沟运符很好。因此他那么好,就像孔雀志哟!男孩十岁,又生了一个女儿,星期六女孩,他亲自给了妮沙孟的名字,还说:
    
「周六后代,有益父母。是带来好运的女儿,不要再有孩子了,我们的孩子不能像我们,绐他们上学,培养他们成为有学问的人,不再做演员,做有职权的公务,一对子女是他的心肝,过份到以前不相信命理,和算命先生保持距离的他,现在可要问的问题多了,禳灾祈求多了,本身就将变为算命师了。孩子们的脖子上掛滿护魂符,避邪符。把孩子的妈我和孩子放在店里,他去做拔秧,收刈,採豆,锄草等农务工作。为自己下的决心,自己的尊严奋斗。看着都痛心。也因有这样可依靠的男人而骄傲。更增添对他的崇爱。但以辛苦疲劳为藉口,咀不离杯的事,连他母亲也……
    
「孩儿,妈高兴地看到你努力地做从来没做过的农务。啊……当然是我二个孙子的运气啰。多想让你已过世的爸爸看到,他的儿子除了有这个喝酒的瘕疵,什么都好。妈知道孩儿很辛苦,但为了孩子们的面子,不要让人称他们是酒徒的儿女。戏子已不为人尊重,加上一个酒徒,让孩子何以堪。」妈的劝说。
    
他戒了酒。家庭成员均感万分快乐。但命运好像不愿看见我们有长时间的幸福。一次到曼德勒去的路上,他不幸翻车逝世。命运多么桀骜,浪荡全缅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偶尔出一次门却发生灾难。戒了酒恢复理智重新做人的他,清醒地投入新生活才离开。那时我的烦心悲哀不用说了。我成了寡妇之后才体会到寡妇们的难处,一个寡妇的力和一个智商低不肯用功,只会追求玩乐的儿子,尽全力勉强劝说才上到七年级,七年级笫二年抱着沉重的心带他到玛奎名直伦礼佛,遇到提拔他父亲上舞台的那个戏班主,小孩开始吵着想上舞台做演员,用什么办法都无法阻止。
    
最后不得不把他交在戏班主手上,我回乡把女儿安置在父母家,又回到儿子处,自已也重新投入戏班。对!不能把年纪还小的孩子独个留在这儿。呀……当真无法摆脱梨园界的漩渦。和我同命运的人在班里重见,似乎非常亲热快乐,又像煥发了青春。也许就是因为文化艺术基因吧,不兴趣学校功课的儿子,在练唱歌,排戏时却显得特别地传神。就将啟艺名时,戏班主说:「不用換,摩道这名字己经夠时髦,会光大其父名望的孩子,不是沟渠里的货色。会有成就。」哎呀……真的他年轻轻地就红到发紫,不得不用全力踏着杀车皮。容貌美帅,口齿流利,年龄轻的主角男舞蹈演员;花环,檀香木,衣饰,零用獎赏比他父亲时期更多。有些少女甚至把身上的金艮手饰都当场脱下赏赐。那种狂热难得一见。我虽然是女舞蹈群主角,但因有了年纪,只能扮演妈妈姨妈的老旦角色。后半夜戏剧不再受欢迎,戏文都差不多忘光了。唉!……在外边为教训管制儿子,处处抛头露脸,自己不知不觉成了一个女武旦。不久前听说和一位女舞员有绯闻,「你别再和我的儿子说话,别接近」。「都是女人,请体谅,阿姨!大家都年轻过,这事是无法阻挡的,大家都知道,阿姨管好自已的儿子要紧。」得到的是这样的回呛。事情发生得突然,时代生变了,是女孩子主动的时代。争主动,看勇气;她们送香水,送苹果,送冷饮,紧追不捨。是女孩主动追求的时代。现时当红,如果错爱误择的话……我做母亲的能不掛心。

(七)
    
是的,男舞员主角的母亲我……为类父亲的儿子抱有一大堆忧虑。
    
像他父亲倔强的性格,你说了,他偏故意做,更加变本加利地做。
    
现下你看……病中还在吃药打针,却为了一个争吵,找藉口去买醉。另外,咳嗽连连,烟支只在重新爻点的那一杀哪才见断火,劝之不听只好放弃。到真正病入膏肓,唯我急得不知所措。因为是母亲。
    
用言语悄悄劝说也不行,要棒打教训也难,要告戏班主,他们却是骯髒一气者,就是缘於戏班主的吹奉,我的儿子才更猖狂。得到的钱不再像以前交给我,都用在吃喝玩乐。有一次在一个佛会开场,和一位乡姑发生纠葛,村民们要围着打他,好在戏班主和长老们出全力排解,才免於难。人帅耳根重的这孩子,跳过来跳过去,随意換栖木,双脚踏好几只船,情人一千两千,要他不如选一位贤淑的村女结婚成家;「妈,您不愿看孩儿自自由由地生活了吧,让我亨受亨受青春。」这是他的回答。一次两次劝说,得到的总是同样的回答,久了再也无法忍耐;「喂!……你的漫不经心,已使你一只脚不知觉跨进监獄门檻。你也要注意你有个妹妹,烦死了!」我说。是的,让他和一位村姑成家,可能就会收敛行为。我下意识不想让他和同行成亲,怕他永远沉淪在这演艺怪圈的漩渦里。演员在年轻时不管有多么红,到了生命夕阳时就怎么也不顺遂了,最坏的是在黃金时期,养成的无限挥霍的习惯,到老时撑开的布傘无法再合拢,所以对这孩子的这种作风……我真为他的前途烦忧……
    
「孟姨……有客人找你。」赶着出去一看,是弟弟和女儿,吻了女儿多次紧紧地搂在怀里后……
    
「貌礼……爸妈可健康。」
    
「好!现在是为了你女儿的事來的。」听了这话我心里碰然一跳,惴惴不安。
    
「女儿的事,是吗?为什么?快说呀!」
  
「没什么事。只是哭哴着,送我去见妈,带我去见妈。……你亲自问吧。」
  
「女儿……为什么哭?念妈了是吧?!」
  
「嗯!」
  
「然后呢!说吧,要什么?妈买给你。」
  
「女儿什么也不要,想参加戏団跳舞。妈!」
   
我用掌重重地击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哎呀……我的女儿呀,妈因为和女儿离远而伤心。我劝阻你哥不能和同行女伶成家,怕沉沦於这演艺怪圈的漩涡,你的伯父和奶奶,都不喜欢我们当艺人,只不过因为劝说不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大家都轻视艺人,说是戏狂戏迷。女舞员娴静都有猴子猖獗,炎热的夏天想吃蔴菇的是舞孃,嫁戏场小贩,戏场演员,最后是箩筐贩,要受这样的贬低詆毁吗,别想做舞伶了,女儿呀。」
    
无论如何的劝说,女儿还是顽固地摇着头。儿子不乖现在连女儿都要跳进演艺圈的火坑里。我要怎么办?
    
「儿子呀一快帮妈劝你妹子!」
    
面前一个样,背后又另个样,极尽挑唆煽动之能事。
我求戏班主:「请帮忙劝我女儿打消进戏班的念头吧。」这如同对他说:「请把她拉入你那个戏班的蜘蛛网中吧!」。
    
……罪孽……罪孽……
    
欢孽,喜孽,亲孽,血缘孽,罪孽重重,
    
如果类同,债主孽和夫孽妻孽
    
儿女孽,击响空心鼓……
     
朝庭孽,宫阙孽,也是伟大的孽。
    
情节孽,病痛孽,公众孳,住孽,钱财孽……大概就是这么些吧。
    
……说着说着是什么声音呢?
    
无常就是万事不常驻身。
    
那穷困的法理之公正,观察牠的征像,争取最好的解脱,用“突登达闹经语法则和禅修的法理,分折众罗汉……
     无穷无尽,集束的五欲,不断地轮迴,用佛法视之……
     ……请注意,专心佛法。休息……
    
我以为什么?原来是儿子摩道在背练剧中津巴大师的禅语台词……
    
如果真能像这段台词,专注心神於佛法,那该多好啊!
    
……现在。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