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加州缅华网

.南加州缅甸华侨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传播中华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爱国情怀,增进中缅友谊和中美友谊,帮助侨胞融入当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泼水节记趣 (方雄普)  

2017-04-07 08:24:07|  分类: 【华文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泼水节记趣

方雄普

泼水节记趣  (方雄普)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网 

     缅甸的节日可分两大类。一类为独立,联邦,建军,烈士,民族,农民,工人等法定节日:而另一类则是诸如点灯节,浇榕节等多种与佛教有关的民族传统节日。无论是法定还是民间节日,最受重视,最为火爆的莫过于被视为缅甸人春节的泼水节了。

泼水节的來历

     泼水节,中国傣族居住地区,以及缅甸,泰国,老挝都有。按一般的说法,这是从印度传入的。缅甸人称泼水节的音译为「德建」。「德建」一词原出自巴利语,意为迁移过渡德建之时在缅历正处新年与旧年交接的除旧布新之际。而泰国和老挝则称泼水节为宋干节宋干一词是梵语的音译。意为太阳运行到白羊座。无论巴利语也罢,梵语也罢,其源头都是印度的洒红节。
    
印度的洒红节在印度的12月,即公历的二,三月间,较几个国家的泼水节早些。衣服上抺各种颜色的花粉。关于洒红节的來历有多种说法,较为流行的是这样一种:
    
古代印度有个国王叫希尔涅西普,他专横跋扈,说一不二,为了杀害死不从命的小儿子伯拉赫拉德,于是便让会妖术,不怕火烧的妹妹霍利卡抱着小王子往火坑里跳。出乎意料,结果霍利卡因咒语失灵被烧成灰烬,而小王子却由于神灵暗中保佑而安然无恙。所以当伯拉赫拉德从火中走出來的时候,人们便向他泼洒红色的圣水以示庆贺。
    
尽管一些国家的泼水节源于印度的洒红节,然而人们对它的解释又不尽相同。
    
中国傣族的泼水节纪念的是七位姑娘为民除害的胜利。相传过去傣族居住的地方由一位魔王统治着,被他抢去的七位姑娘虽然想杀死他,但却不知从何下手,因为魔王不仅刀枪不入,而且水淹,火烧不死。最小的姑娘叫依香,还是她有办法。她用酒将魔王灌醉,让他说出自已生命的脆弱之处,并且实施了行动计划。即在魔王熟睡的时候,取其头上的一根细发勒断他的脖子。魔王的头颅虽然掉下來了,但变成了一个落地燃烧的火球。七位姑娘轮流抱着魔王的头颅不让它落地,并不断地泼水使它降溫。直至七年过后,这场降魔的战斗才结束。后来人们便用泼水的办法來祝福消灾。
    
泰国和老挝同称泼水节为宋干节,而且名为宋干女神是七位仙女,他们与之战斗也是着火的头颅,但故事的人物及情节就完全变样了。相传名叫添玛万的孩子聪明过人,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晓。天神甲宾篷与之打睹,说要在七天之內回答三个难题。添玛万回答不出就要被砍头,假如回答得出,天神则要割下自已的脑袋。打睹的结杲天神输了,但天神割下的脑袋是个大火球。这个火球落在地上会引起大火,拋向空中会久旱不雨,为了避免灾难,天神的七个女儿便向喷着火焰的头颅泼水。这七位仙女便是给人间带來幸福的宋干女神。
    
至于缅甸泼水节的來历也有许多说法,其中之一情节比较简洁,而且与缅甸的帝王拉上了关系。相传古代的缅王,虽是天天香妃相伴,日日歌舞,但凡世的这种千篇一律的生活过久了也会感到索然无味,因此日子很难打发。忽然一天有神仙下凡与他闲谈,祝福,并带来了过去未曾有过旳欢乐。为了纪念难忘的这一天,缅王在送走神仙之后,他便命侍臣用精制的香料和清水混合,向文武百官泼洒,以示涤旧除污,迎新接福。
    
神话是按照人们的意愿编撰出來的。上面复述的民间传说,不必太过较真。这好比一块泥团,可以揑成这样,也可以揑成那样。这就是为什么几个国家有关泼水节來历的说法各不相同。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印度,缅甸,泰国,老挝,以及中国傣族居住的地区,大体上处在相近的经、纬之间,在旱季即将结束雨季马上来临之际,他们选定公历4月中旬后为新年,并以水相泼來庆贺。

在毛淡棉过泼水节

     几个国家的泼水节都在公历4月中旬左右。除了泼水之外中国傣族地区加入燃鞭炮,赛龙船,放孔明灯这些中国传统节目:老挝给佛洒香水称「浴佛」;泰国清迈除了佛像出巡,还有花车游街:而缅甸主要的则是干泼了。
     1999
年的泼水节,我们是在毛淡棉渡过旳。毛淡棉位于仰光东南的海边,为孟邦首府,人口约20余万人,列在仰光,曼德勒之后,是缅甸的笫三大城市。泼水节来临,位于萨尔溫江的市区,街道两傍搭起了不少彩楼:大多数商家歇业,人们穿着艳丽的服装涌向街头。
    
泼水节期间,有两种人不会被水泼身,一是穿着袈裟的和尚:二是身怀六甲的孕妇。除此之外,人不分男女,年不问长幼,位不论高低,财不分多寡,彼此之间,都可以互相泼水。泼水看似简单,但细究起來也存文雅与狂热之分。
    
所谓文稚型,这主要是对一些贵宾。毛淡棉有华侨,华人近万人,他们更注重的是春节。不过人多随俗,也过泼水节,但大多欢娛有度,文文雅雅。
     4
15日的清晨我们从仰光乘车,傍晚下塌毛淡棉的金鸳鸯饭店。下午4点左右,在到毛淡棉的远效时,建德堂的头领便出城远迎,并在路边的一家小餐馆请大家喝点冷钦,吃点小吃,稍事休息,以解除旅途的疲倦。就在这家小餐馆里,经主人的安排,我们被泼过两次水。笫一次是坐落不久,笫二次是起身告辞。餐馆的小姐不仅穿戴讲究,而且人也长得很俊俏。她用番樱桃树枝,从艮钵中蘸取浸有玫瑰花,茉莉花瓣的清水,轻轻地向客人身上抖洒。水是冰水,在酷热中一股清凉直取心窩,此水岂止可以驱邪消灾,而且因有美女站在身旁,还能勾起人们红袖添凉的遐想。这是文雅型的。
    
至于狂热型,这主要是那些男女靑年,这些人泼起來简直不要命。难怪近年,为了防止意外事故,泼水节来到之前,报纸每天都登泼水节期间,如製造,贩卖,使用含冰的水袋,将被判处15年徒刑的通告了。除冰袋之外,水怎么个泼法倒没有限制。
    
在毛淡棉,接受人家泼的,有的坐牛车,有的坐拖拉机,有的坐敞蓬汽车。各种各样的车辆,从近,远郊甚至很远的山村,慢慢地向街区行驶。车上的人,有的脸上抹上各种油彩,或戴上吓人,逗笑的面具。他们随着有节奏的音乐,不停地扭动着身躯,并且忘情地喊呀,叫呀,唱呀。一些车子还打着莫名其妙的旗子。有的打着日本的太阳旗,你不必以为那些青年崇拜皇军,这也许是在模仿电影中某些情节。有的旗子写着包青天三个汉字,并画有一把大侧刀,显然这是前些时候电视台放映电视剧《包青天》的收效。
    
泼水的人更是有备而待,有的用脸盆,有的用水桶,有的用水管,有的甚至用粗大的水龙。萨尔溫江的上游即中国的怒冮。这条江在流经中缅陸地后在毛淡棉入海,交汇处的水带有许多泥沙,是十分混浊的。缅甸比较落后,平日在水田里很少见到抽水机。但在泼水节里你会看到一些抽水机被派上用场。人们把萨尔溫江的黄汤抽入一个个大桶或池子里,然后又泼到行人的身上。毛淡棉的街道,到处水花飞溅,成了欢乐的海洋。

有关泼水节的诗词

     老一代的华侨中,文人墨客不少,在他们所写的诗词中,自然也会涉及泼水节。可惜随着时光的流逝,大多未曾保留下來。偶尔翻阅一些书刊,也能录得几首。尽管数量不多,但依旧鲜活,倒也颇具特色。
    
在《黃绰乡诗文选》中,有《泼水节》两首,现录其中一首:

节逄迎雨水淋浪,

喷洒游车谑语扬。

寻得我家逃媳妇,

看來谁个坏儿郎?

纱衣透露长裙湿,

粉汗混凝容袖凉。

明日乐园花事歇,

姿情趁此好时光。

     “水淋浪谑语扬,这是男女对泼的欢乐。纱衣透粉汗混凝,则是描写出女子被泼后的性感和俏丽。在这样的时候,又有那一位淑女,少妇能在家里呆得住吗?他们随着坏男儿上街狂欢,为的是恣情趁此好时光
     1952
午编印的《仰光中华学校五十周年纪念特刊》,收录了吴培根先生《缅甸泼水节二阕》。现将两首词抄录如下:

一,调寄虞美人
  欢呼骚动朱波日,
  飞溅轻尘湿,
  市心不断笑声时,
  清管铜壶偏好认芳姿。
  香残粉褪酥胸透,
  臂露腰支瘦;
  纱笼点滴更愁红,
  洒遍娇妆羞涩正临风。

二,曲依小桃红
   车声阵阵笑声中,
   渍管铜壶弄,
   巷尾街头正骚动;
   认芳踪,
  水花偏向他们纵,
  香残粉溶,
  背明胸耸,
  曲线倩谁容?

     这两首词,在内容及用词方面有相同之处。渍管,为油,沦锈积的水管。泼水时,不仅连脸盘,水桶,甚至连渍管,铜壶都派上用场。这里写的,正是那种举国欢腾,巷尾街头正骚动的情景。
    
缅甸人的穿着很有特色。就女裝而言,上身一件短衣,下身一条纱笼,与我们过去的旗袍颇为相近。这种紧胸收臀,能勾勒出人体线条美的装束,被水泼透之后,更能体现出东方的朦胧美。《曲依小桃红》中的香残粉溶,背明胸耸,曲线倩谁容是这个意思。至于《调寄虞美人》中的香残粉褪酥胸秀,臂露腰支瘦:纱笼点滴更愁红,洒遍娇妆羞涩正临风。更是细腻入微,令人拍案叫绝。
    
写这些诗词的两位先生,并非鸳鸯蝴蝶派。黃绰卿,广东台山人,1911年生在仰光,长期在海外华侨报界从事进步文化活动,曾任仰光《生活周报》总编,1968年回国定居,后病逝武汉。吴培根,曽任仰光中华学校校长,简历未详。1952年吴先生兽写《抗美援朝·调寄喝火令》一词,从其中豺虎侵东首,貔貅援北韩,中朝唇齿正相关。志愿雄师南下,敌寇骨如山的句子來看,他是一位关心时世,对祖国有着火一样感情的人。他们刚柔并济,不仅有投向敌人的匕首,而且有献给人民的赞歌。这样细微描写泼水节的,真是不可多见。
    
缅甸人大多信奉佛教,一年到头都夾着尾巴做人,温温顺顺,唯唯诺诺。唯有泼水节期间,方能尽情喧泄。泼水时,无论是文雅型还是狂热型;提笔时,也无论是诗还是词,所表露出來的是人的天性。我更喜欢的是缅甸人的这一面,因为它没有伪装,不需要道具,完完全全将纯与真呈现在你的面前。

     (注:方雄普,侨史工作者。1945年出生在广东开平的一个华侨世家。1969年毕业亍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1982年获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历史学硕士,先后为中国华侨华人历史研究所研究室付主任,主任,付所长。1992年评为付研究员,1997午晋升为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