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加州缅华网

.南加州缅甸华侨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传播中华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爱国情怀,增进中缅友谊和中美友谊,帮助侨胞融入当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春梦依依 (更生 聖荷西)  

2016-05-23 14:21:50|  分类: 【华文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梦依依

更生  聖荷西

 春梦依依  (更生  聖荷西)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

 

         童年的记忆,承载着无数的美好。提起来,一片温馨。


                                                           

        我出生于由勃生划船得走大半天路程的一个吉仁族聚居的小村落——丹曼昌。

        恍恍惚惚,模模糊糊中,依稀记得那乡间小屋。

        屋后的小溪,涨潮时与后走道平齐,偶有漫过脚掌的时候。这样,家店需要補的貨,小船即可靠到走道边,直接把貨卸到屋里。不然,就得从河床要人陷进泥浆里一脚高一脚低的把貨抬进来。

        我亟盼涨潮了,这就可以在屋后戏水。任由我肆意的嬉戏,溅得全身湿漉漉,乐透了!

        那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从前。

        小河蜿蜒流淌,依旧唱着童年的歌谣。

       “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似曾相识的梦幻故家山。

 

                                                               

        曾经和我们一同居住的堂叔一家搬到对岸江边养鸭子去了。周末,我常到渡口坐小舢板去他家过夜。一大清早,就跟着堂兄弟他们一道把一大群鸭子赶出鸭棚放牧到野地。棚内,早已是白花花的鸭蛋。在放牧的路上,还会有鸭子下蛋。牧人得眼观动静,一有鸭子俯下,就等着捡蛋了。鸭子游在清澈见底的溪沟里,若看到白白圆圆的或触到滑溜溜圆滚滚的,肯定也是蛋。

        一根长长的竹竿握在手上,听着这一群小队伍发出嘎嘎的声音,看着它们驯服地随着竹竿走过一块又一块的野地,自己驾驭着这一群小生命,小小的心灵产生了征服感和自豪感。

        为了给这一群鸭子有游水的地方,从岸边伸向水面得用篱笆围起来,将篱笆内的泥浆挖空,做成池塘,它们就不走丢了。挖泥的当儿,时有黄鳝出没窜逃,真不敢去触摸呢。

        涨潮了,我会泛舟水面。柔桨一划,小船咿呀,游哉悠哉。偶有汽船驶过,掀起一阵阵波浪,小船一起一伏,一高一低,晃如秋千。一不小心,船打翻了,船底朝天,伏浮水面,你尽可反正,舀干船里的水,又划行自如了。

        有时,堂姐会拿鸭蛋拌和白糖做成煎饼,让我们吃一大饱。

        夜深了,进入梦乡,你会听到船只往来,汽笛鸣响和浪涛拍岸的声音,这是天籁的旋律,这是大自然的交响曲。

        生活在郊野的人们,习惯早起。若在冷季,江面弥漫着烟雾,遮掩了对面的一切。非日上三竿,迷雾迟迟不散。那自然景观,城里是观赏不到的。

 

                                                              

        学校坐落于海滨街的市郊。校门口到校舍的路两旁,是两个篮球场。

        左边是雨盖水泥场,设有舞台。演出,庆典,集会都在这儿举行。记得还举行过几次“集体结婚”。(成双成对的佳俪今可安在?乃珠联璧合否?)

        大多学生骑单车上学,车就停放在舞台前,辆辆排成行,着实可观。

        右边是泥土场。放学后,这两个球场是同学们锻炼身体,自得其乐的地方。打完球,我们就越过马路,到贫民区喝水。

        几乎家家户户的屋前,设有一个简陋的架子。架上置放一两口无漆釉的水锅,锅下铺着浇湿的沙末,锅里的水格外清凉 。来往过客,可以进来歇脚饮用。虔诚佛教的人深信施水会给自己带来福报。有诚则灵,何乐而不为呢?!

        有时,我们会留在学校洗澡。那是深水井打上来的,带有泥味,稍咸。

        碰上下午涨潮,我们就到校前的江里游泳嬉戏。水面上漂流着一簇簇的浮萍,偶有水蛇出没的时候。泡久了,嘴唇下还结了一层薄薄的泥浆呢。

        周末或假日,遇上涨潮,我们会在市内海滨街的警察局前游水,岸边有一棵大榕树,胆大的会从树上跳水,更多的是游悠于停泊的船只之间。这儿曾是仰光与勃生往来的政府客船的码头。 

      勃生是鱼米之乡,大米驰名海内外。流入勃生的鄂温江是深水港,两岸碾米厂林立。上世纪五十年代,常年有洋轮停泊江心运载大米。记得有一艘苏联船来到,经得许可,我们几个朋友雇小船上去。他们很热情,还拿出罐头等招待我们。我们还带回不曾见过的瓶瓶罐罐,视为珍品收藏。  

        弹指一挥,沧海桑田。                                        

        那潺潺的流水带走了我童年的故事。这一切的一切,早已在时间的缝隙中成了历史。然而,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记忆里的故事又唤起了那遥远却又难忘的时光。那小船咿呀咿呀地读着流动的江水,那野地里的小鸭群,那熟悉的母校,那朦胧的故居,一草一木总关情。那是记忆中的梦境,那是梦境中的怀念,牵动着我未泯的童心。

 

                                                                                            写于二零一二年四月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