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加州缅华网

.南加州缅甸华侨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传播中华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爱国情怀,增进中缅友谊和中美友谊,帮助侨胞融入当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翁山将.军(七)(中文译者:丘文)  

2016-12-25 03:40:28|  分类: 【华文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翁山将.军(七)(原创英文书名:翁山)

原创英文作者:貌貌博士
缅文译者:特勉
中文译者:丘文
                             
战.争
        昏睡的东方,一觉破晓醒来,在门前看见了战争。奇袭珍珠港是战争的伊始,缅甸为之震惊。但是並不因为战争的消息而完完全全惊悚,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终於要面对。日本电台开始向缅甸展开宣传,用悦耳的声音,每天一早向缅甸人民问候,从音波里进行主义宣传团结喊话。每天早上起床就听到:<日本的樱花已经开放了!>的嗲声嗲气问候后,就是主义,政策的广播。<日本为了帮助解脱英人加在缅甸人民肩上的枷锁来了!>结尾却是<缅甸人民请到日本来看看吧!>,<山顶永远复盖着雪块的瑰丽的富士山,请来看看。樱花永不委谢地开放着>的宣传。

旭日
        缅甸领导人误以为日本是一个能伸出援助之手的国家,能帮助被铁练栓牢的亚洲得到解放的国家,期盼不但能帮这些小国家得到独立和解放,而且能帮协助他们复建发展进步。哥翁山在学校时就有去西方留学,不如到日本留学更好的看法。“我们都是亚洲人,但是我们却在学习西方人的历史,模仿他们的生活方式,这是什么意思呢?媚外崇外,把他们的生活习惯,文化思维打进我们的头脑里,他们的文化,品德的高尚要我们尊崇模仿而己。”在向学生们演讲时经常渗入这些资料。巴莫博士更加强烈地针对西方,他说:“请看看东方,这颗太阳已昇起了,这时正是西方落日的时候”。现在旭日己经东升,和旭日同时战争也即将到来。日本军队的箭头直指东方,前线部队穿越了英军的防御工事。现在东京的电台的宣传更加起劲了,从东京宣布解放战士已经到达。其他策划也由该电台宣布。这播段再不像以前那样温情脉脉,莺声燕语。已是那声色皆厉,声嘶力竭的发号施令的声音。缅甸人民应该拿起武器反抗英国,帮助日本军队,帮助日本兵的厉声指令,第一次广播是女广播员尚可称温馨悦耳,第二次广播的命令是粗犷严厉的男声,女广播的声音以温顺美和,甘言美语诱惑团结听众,男广播员是以激厉鼓动群情,号召激发的命令。第一种声音为了争取人民亲日助日,第二种声音鼓动仇英抗英民愤。
         缅甸已准备好迎接独立军,那时各种谣言满天飞,传说日本军会和德钦翁山领导的缅甸独立军一齐进缅,此外东京广播电台男广播员的声音就是德钦翁山的声音。德钦翁山,德钦吞奥和其他年青人秘密离开到国际上去寻找援助的消息早就在民间盛传。德钦翁山为躲避英殖民者的缉捕,到达中国並和中国有权势的朋友取得联系,现在谁也不敢否认,东京电台的男声广播,不是德钦翁山的声音。日本广播电台也没做任何声明。此时並非争议事情的时候,应是为争取独立准备战斗的时期。


日军进入缅甸
            寄托着重望的独立军很快就到来了。缅甸人民尚不知他们的到来,他们就出现在国土内,独立军穿高山越野林来到国内,从以前已经荒废不用的路进入国门,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会这样穿山越岑地到来。群众惊奇於他们会这样含辛茹苦,不怕艰辛,雄壮威武,英姿煥发的独立军紧握着手中枪,越过深沟高垒,山谷峡壑,渡过艰险的大川险溪,逾越险阻回到国内。跋山涉水吃野莱野果,征途中缺衣缺粮,坚持着走到目的地。独立军入缅不是单线,从泰国边界渡过实东河,来到勃固,哦(waw)区。进入仰光。在勃固与仰光间独立军对溃退的英军进行了拦截攻击。另一路独立军越过珊区山地,从西进入腊勺后踏入平原地区,不是沿着老路而是另劈新道。这条路堵断了撤出中国的退路,帽密地区部队从八莫,密支那进来。他们记住了这条道路的进出口,也在此监控敌情。这样的进军路线最具战略意义,我们要征服的国家的情况,熟知进出口岸,也因此才能在短期间收复目的地。为回归的独立军能有这样成功的短期达到目的的战略,都感到惊奇。短短几个月就能收复控制自已进入的区或。因此,独立军的子弟兵所到之处,都受到热烈的欢迎。乡村城镇组识了欢迎委员会,欢迎接待进入的日本军和独立军。独立军一进驻,基层乡镇居民以食品,水,达脾叶束欢迎。跋山涉水而来的独立军战士,以尽情地享用报答人民的热情。因长途行军正需替换衣着,他们的军装因跋山涉水己污渍斑斑,破烂不堪。


BiA(缅甸独立军)
           和日军同时进入缅甸的另一支军队就是缅甸独立军——BIA。有些地方是BIA军带头,从泰国出发以来BIA和日军就并肩作战打击敌人。有的地方却是B|A独挡一面单军作战。BlA有一支军通过海洋从三角洲一带进入缅甸,日本军循着这条路跟着进入,到兴实达市BlA军和撤退的英军垫后部队发生战斗。瑞东和瑞金战斗中英军受到重闯。这战斗终于有机会向英殖民者显示了B!A的勇敢和斗志。也向日军展现缅甸军不管在怎样的困难环境,都能智勇双全地战斗的精神。日军虽然有毅力,对BlA的英雄本质,不屈不饶,永不后退的勇猛斗志也得臣服学习。
          猛烈的战火中你可看见一位穿着破烂军装,瘦瘦小小青年,毅力充沛,意志坚强地参与战斗。这样精神抖擞,坚定不移的青年,实在百里挑一,他穿的加支布衫,已破烂不堪,就只能称所谓的衣了。裤子管比他的腿还长,没有裤带,用一条绳系在腰上,从外形仪表看这位青年毫无壮重可言。可他是一位应该威仪堂堂,雍容庄贵的权贵高官。那一身褴褛宽大的裤子,破烂的衣衫,能吸引人们眼球的只有那肩上贴着的少将军徽。这个褴褛脏污的青年就是翁山。他外形虽脏污难堪,但他非常自得,他不曾做过的梦,他想攀登的高峰目的现在实现了。现在如他所期望的,己经能领导独立军,而且能为独立战斗。现在他碰到的亦非梦境,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亲身处于战斗的前沿。火炮声,枪声就在耳际响着,看见从他周围呼啸而去的子弹,长年累月做的梦现在实现了。学生时期学生组织里翁山曾受过各种轻蔑的讥讽。后成为德钦翁山时被以奖金五元的代价颁布缉拿令。现在这个受人讽嘲,被人以五元奖金颁布缉捕令的叛逆,成为他领导的独立军的将军,领导着独立军不断取得胜利。


历史使命
          “到厦门去的任务就像瞎子不惧魔鬼,是瞎子犯险的一类。就如在黑暗里往上闯,没有预定的细节计划。强烈的冲动认为应该做一件事而盲目为之的。不管怎样我必须要做事的意愿做的事。继续在缅甸一定会被当局缉捕而闪避也是一个原因。被捕一定什么也做不成,慢慢就会丧失斗志,会损尽我的雄心壮志,被捕的话,思想就只会集中在如何争取释放而放去其他的思考。像现在能做这些事,我能冒险,建立自信,我有自已的目的,有明确清晰的思想,应该做什么我知道,所以我的任务我必须担当”。翁山将军以『缅甸的独立战斗(Burma's  Fight  For Freedom)』为
题写了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里写了一九四三年缅甸国内独立战争的努力和他离开缅甸三年到回来的这段过程。


厦门
          “一九四O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到达厦门。贫困交迫,不间断地活动着的人群聚集的梦中的城市我来到了。我像流浪在大街上遗失了方向的孩子,到处流荡。人们攘攘熙熙,多而贫穷,但比起我们缅甸,它可繁华多了。至此我才知道我们的国家多么落后,多么渺小,现在才有比较。我现在才到过邻国的一个城市,我不知道的太多,不曾见过的,不曾接触过的,现在见到接触到了。国内的人民遭遇了多少困难,我不时这么想。我为什么对他们的困难,运气这么关怀呢,听了他们的焦虑,他们讲的故事,我又会持什么立场?我在这大城市里没有朋友,我变成了没有心肝的人,有时会自疑,我这次出外的目的能成功吗?万一失败怎么办?幼年学生时代我梦中的战争,冒险不实现的话,不就成为狂人的思维,我这样想。在非常深的人生底谷我向上望,我不是也时而如此堕落过。就在堕入人生最底谷时,一丝希望之光,透入我的脑海,我自已鼓励自已,对自已解释,我为什么要恢心?我的期望一定会成功。像这样堕人困境心恢意懒的境遇,现在想起来就如一场锻炼,自已都笑了。忍耐,要有耐心我自已省示自已,在厦门毫无目的地浪荡了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自已鼓励自已,不致使自已失去信心。”


和日本联系
         “耐心的等侍终於有益,一个晚上,一位日本青年军官东张西望地来到我借居的地方,他环视周围的情况后进到我的寝室。他详尽地再观察,有没有窃听者,有没有监视的人后,从他的内衣袋掏出一封信给我,我不认识的人这样给我一封信,我不能不起疑,用怀疑的眼光望着他,他注视我而表现得異常兴奋,也许为完成了他传递信息的任务而高兴,我也同样在漫长的日子孤独地等待将被摆股而高兴。来者是一位日本年轻少校,他奇特的行止带来了唯妙的改变,他出示了我的相片,述说在缅甸和我的同志相见的事,他们告诉他我在厦门并给了我的相片。说是可以结交朋友。我的朋友还告诉他我的任务是什么?他也完全知道。所以,特为援助的事到来商量。如果同意的话,可以引见眉纳密先生。为完成我的任务可以和他商量。眉纳密先生现在在台湾等我,要是我现在拒绝和他见面,他可能会很失望,他这样子说。”


计划
         “我脑里根本就没有拒绝的念头。能夠像现在和日本少校见面,心里得到了莫大的安慰。浪荡在厦门街上的生活已使我厌烦,现在为我的理想进一步有了可做的工作,不再孤独地生活。我非常高兴地答应提交拟写行动计划。我不是为了寻求国际援助出国的吗,为祖国的独立不管得自中国还是目本,得多或者得少我都会满意,不管从那里来的援助我都会接受,我相信东方的任何民族,相信同是东方人相互不会背信棄义,不会霸凌欺负同是东方人,我这样相信。现在日本像是东升的旭日,为援助我们伸出了手,我决定伸出双手接纳这个援助。”


眉纳密先生
         “我和日本少校於一九四O年十一月十二日乘飞机出发到东京。在东京苏世基上校(另名眉纳密先生)和他手下的军官在等侍,我一到机场受到他们的欢迎,我们没有浪费时间,见面后就进入工作的谈论。是在一间旅馆里进行交谈的。他们为我订了一间房。苏世基上校和我做了细节的讨论。战争快燃烧到东方,这已是无法避免的事。日本将会被拖入战争。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日本一定会加入战争,我们双方同意这样的观点。所以,日本为了防卫自身的独立安全,必须做应该做的事,苏世基上校这么说。听了他的话,知道日军头头们不会是白痴,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一群会为保卫国家,做出最快捷反应的人,他们有能力保护他们的殖民地,从他们的国家把战需物资运到殖民地,并且从而向外扩张,我相信他们有这样的能力。缅甸必须要得到他们的援助,缅甸会成为保卫日本安全的基地。在缅甸建立军事基地保卫东京是可能的,这是最好的机会。日军再向前进一步佔领印度,把印度也建成保卫基地,把佔领缅甸的英殖民者赶走之后,日军算是完成踏出了很重要的一步。”


双方的共识
          “苏世基上校和我们得到了共识,为完成任务我们只能粗略地进行协商,不需要紧紧张张,匆匆忙忙,我们开始工作的讨论,不久就得到了共识。这个可以说是协议书也可以说是互换条件。我负责缅甸地下团结工作,团结缅甸青年,组织团结同盟,这样才能使日军进入缅甸时不受任何损失,轻易得呈。日方的承诺援助是,要给我们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还缅甸本来的层次威严。日军一佔领缅甸马上就要宣布给缅甸独立。缅甸得到独立后,就要和日方谈判双方军事防御事项。日本担负亚洲东方的安全,防卫西方殖民侵犯的重担日本要担负。在东方组织“亚洲共荣圈”,当全亚洲各国得到独立,全亚洲成为一个大家庭,促成自由共同协作,我们都有共识”。
         “我们在东京住了三个月,讨论了详细的计划,我单人匹马和日本政府高层,军方,政治负责人进行讨论,我们开诚布公地交谈,但这些都不公开给大众知道。为什么呢?因为至到今天日本和英国还没公开宣战。还是在合法的和平时期。所以,我不能公开地和他们谈判,只能穿着和服和日本人相见。我居住的旅馆小房间成为我们密会的场地,因而使我回忆起在大学时期在我的宿舍里和同学开秘密会的情景。大学时同学的秘会到德钦同盟时,在总部我的小房里,和我的同志讨论过,那个小房间成了我们寻求独立革命的策源地。”


化装回国
        我们的计划拟定之后,乘一只日本货船回国。一九四一年三月三日抵达仰光码头。我化装后和同志们联系,发现很多同志现时已在狱中,只能寻找少数走避的,和他们相见组织首期到日本接受军训的团队。这些人要和我一起到日本,学习地下工作和接受军训。以德钦党和钢铁军内的年青人为基础选择。很多人已经四散各地,和我们失去联系之后,他们也走避各地。我能相信的唯有;德钦名,哥巴端和哥叫迎,当然也还有其他可靠的人。领第一期人员去日本后,后续还要送,组织了人要安排可靠的日本船安全地送抵日本。


海南島
        三月九日我们回到日本。三月卄七日抵达东京港。在东京住了差不多十天,我们续程海南島。海南島的军训布置已完成。在这儿接受一些困难深逐的军训,游击战术,突击敌人的剧点,地下工作等。军训以外还学习军事统治。这些艰苦的前期训练,感到好像受虐待。像是在考验我们。考验我们能夠坚强地承受身理上和心里上多大的极限。每天要和太阳一齐起床,冷得颤抖的时刻开始一整天就在训练场。热身操开始后,剩下的就是一连串军训项目,暴破,爬山,野外行军,一队和一队试力的小战斗演习,夜间野外行军,夜间战斗训练。在海南的野营的训练,无形成为缅甸独立战争做的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