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加州缅华网

.南加州缅甸华侨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传播中华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爱国情怀,增进中缅友谊和中美友谊,帮助侨胞融入当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翁山将军(三)(英文原创书名:翁山) 英文原创作者:貌貌博士 缅文译者:特勉 中文译者:丘文  

2016-11-02 10:53:45|  分类: 【知识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翁山将军(三)(英文原创书名:翁山)
英文原创作者:貌貌博士
缅文译者:特勉
中文译者:丘文


翁山将军(三)(英文原创书名:翁山) 英文原创作者:貌貌博士 缅文译者:特勉 中文译者:丘文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

 (三)

战斗伊始
          
哥翁山在一年内就成为学生联合会的领导。这也是学生联合会历史的转折点。选举过后学校当局对学生联合会更增猜忌。认为现在选出的学生领袖,更能团结,更能同心协力,更能凝聚学生的向心力。开始寻找能夠更好更强有力地,对这些新选出的学生领袖们的控制的办法。不久,他们决定採取法律行动,计划开除学生领袖中的哥汝的学籍。这时已很接近大学考试期,以为学生们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试场,对开除他们的领袖一事无暇兼顾,认为这是最好的时机,就是要罢课也因为接近考试难能双面兼顾而進退两难。
        
对这事件的发生,哥汝沒说什么,低调沉默,把开除他的函件收在袋里,把这事当秘密收藏。开除他对他並没有任何损失,所有的课程他已修完,不能参加考试也无所谓。但是,他明白当杈者开除他是对他们的挑衅,警告他们在学校谁是最有杈力者。当局的目的就是要哥汝发动学生罢课。因为靠近试期,学生们可能不会响应罢课号召,这样可以挫损他们在学生中的威信。


开除翁山
             
校当局发现哥汝並沒如他们的意愿去发动罢课。哥汝很警惕没有陷入当局的阴谋。他不忍看着同学们的前途蒙受损害。决定被开除学籍的事保密至考试过后。但事情的发展並不如他所想像那样,接着校方又宣布开除哥翁山,因为他在澳威什志发表的一篇文章。(这篇用宇偌名的筆名,文章的题目;地獄的狗脱逃了。),校方要编辑部交出宇偌名此人,哥翁山是当时澳威什志的总编,以一个报杜总编应有的道德守则,不能向外曝露以筆名发表文章的原作者为由,拒绝了校方的要求。
         
因为拒不合作,英人掌杈者开除了他。哥翁山认为做为一个编辑维护投稿人的秘密,隐私是正确的。校当局却下令要他立即离开学校。


罢课
         
这个消息在学生中已无法秘而不宣了,它像山火似地在各间宿舍燃烧。在学生中广为传播。学联会的两位著名的学生领袖被学校当局开除,学生们把准备考试的事忘了,东一堆西一簇,谈论着他们的领袖被开除的事,这是对学联会的挑衅,他们应该回应。对校当局的无理,他们决定要進行斗争。没有回应的话,校当局会以为怕了他们,往后会对学生更加採取高压手段,取缔解散具有传统的学生联合会,学生们都有这样的意识。大家开始醞酿進行罢课。
        
学生们提议進行罢课,哥汝不赞同,哥翁山也表示反对。放下这个向题,这事是我们的事,你们只要加紧准备,应付考试。两个人都異口同声这么说。同学们不了解他们的心意说:你们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因而召开学联会紧急会议。学生们成群结队來到学联会,表达他们的意愿。学生群以无人反对通过了罢课的公决。群情激昂,汹涌澎湃。学生们走出宿舍,走向他们惯于做为学运汇集点的瑞大光大金塔上集合。
         
一九三六年学生大罢课运动就这样暴发了。这次学生运动轰动全民,深铭历史。引起全国争取学生杈益的缅甸学生联合会的响应,全缅進入了罢课斗争的运动。学生们把罢课示威游行当做一个政治斗争手段。也成为后來全体人民大众争取杈益,争取独立的强有力手段。慑于全民运动的威力,学校当局不得不宣告考试延期,同时收回对哥汝和哥翁山的开除令。重新接受他们的学籍。想破坏学生联合会组织的阴谋遭到澈底的失败,学运的力量空前高漲。


翁山留下
         
哥汝把他的B.A銜交还给大学当局,不参加法律系的考试。他决定投身政治界全力做民族政治活动。像他一样有意投身政治活动的他的小朋友哥翁山,哥汝却劝他不要相随,留在大学一段时期。其实他们两位不应该同时离开学联会。后续对学联会干事给予妥善的安排后,才应換轨全心参与政治活动。哥汝给翁山这样的建议。哥翁山对哥汝的建言不很赞同,不想採纳。他想的是马上投入政治圈活动,对自已充滿信心。下意识地,全心全意地努力着争取参与政治工作。最后哥汝的劝说成功,哥翁山终于同意留在了大学。
     罢课运动期间在学生群中,哥翁山的才能更加突显,少数学生域许对他稍有虑,不甚信服。但大多数学生群却见证了翁山全力以赴,公而忘私的领导精神。哥翁山一如往,说话简短有力,做事勇往直前,学生们已不像以前把他这种性格视为缺点。己乐於接受,哥翁山可是本性难移。他们好似得到一块未雕琢的璞。可这是一块价值不斐的原璞。
        
他照样留在大学。开除他就好像迎聘动乱。留他在学校又好像身怀一颗随时会为害学校平静环境的爆炸物。学校掌杈者是这么想的。哥翁山就如谷芒随吋会刺着他们的眼晴。所以,企图规劝收買软化哥翁山,但他们的努力从未得到成功。他们的失败缘于哥翁山不喜欢別人奉承的性格是一大原因。他也是一个难以接近的人。需要長期的忍耐包容才能和他亲近。


和舍监的矛盾
          
哥翁山寄宿在勃固宿舍。舍监经常会籍纪律问题向学生们无理发威。哥翁山常通宵在学生会办公室阅读政治书籍,撰写文章,有关独立运动的意识理论,沒能夠在规定的时间回宿舍,有时甚至会通宵达旦彻夜消磨在他的办公室。监工晚上巡视宿舍,发现翁山的房间经常鎖着,监工向付舍监汇报,付舍监层层上报。有一天付舍监手写一張便条,托付学生交给翁山,约他到舍监办公室谈话。並捎上一句帶有威胁性的话,付舍监以为这样会使哥翁山担驚受怕,尽速來到办公室低声下气认错要求原谅。为什么要违反宿舍纪律?要哥翁山回答,冀能以高姿态训责他。对这年轻人要严厉教训,付舍监下定了这个决心。此外,要说明寄宿生必须严格尊守宿舍纪律,否则将被赶出宿舍。他想着对哥翁山指明这些要点。付舍监想借这事件整服哥翁山。所以,他焦躁地等待帶话的学生的回覆。
        
但是他大大地失望了。捎话的学生到哥翁山的宿舍,房门沒上锁里边下了闩,他敲了敲门,整晚在学生会办公室用功的哥翁山酣睡不醒,他们连续不断地敲门,相当长一个时间才听到在床上的哥翁山睡意朦胧,含含糊糊的回应:谁呀?这些捎话的学生应说:舍监想见你,叫我们來通知。 他脸贴枕头含混不清地反同:什么事?,学生们用非常软弱的声音:想和你谈谈,不会佔很长的时间。,翁山知道为什么要找他,无非是要给他劝说和教训。哥翁山:告诉舍监我在睡觉。用昏昏沉沉的声音,慢吞吞地说后把头蒙着睡了。


不尊从召喚
         
派去捎话的学生回來,把翁山的话反映给舍监,付舍监听了脸红筋暴,怒气冲天,对这次的战役,他心有不甘,对手竞然安安稳稳地睡在床上,更加令他愤然。他重又支使这些学生去叫翁山,吩咐他们重力敲门,说舍监马上要见他。这是命令要他们告诉翁山。这些同学第二次去了並沒有成功。更激发付舍监的怒火,他在桌上写了一張文告,內容写的是指哥翁山不尊守宿舍纪律应予收回其住宿,为什么不应收回住宿?要对方马上给予解释。这只是以经常不在宿房为由,而取缔住宿杈。付舍监在发出的文件上编了号,吩咐那些学生要翁山在文件寄发冊签收。务要翁山亲手接受文件,在文件传递簿上签了字才能回來。像现在按照正规手续发送文件,使之无法拒收,翁山在法理上也难以摆脱罪名,此乃付舍监先生的动机。学生们虽然不耐只好按照付舍监先生的话去做。不久这群学生回來了,付舍监先生自以为这趟翁山一定会签收文件而自我感到满意。对从翁山处回來的学生,付舍监先生微笑地问:这次他接受了,不是吗?但是,听到学生们的回应,他的脸整个烏黑了。不是呐!哥翁山把文件撕了,把签收冊丟了,老师。
         
付舍监大发雷霆,再也沒法忍耐,他向校长呈书请求把翁山赶出勃固宿舍。翁山预知将被赶出勃固宿舍。早就到彬雅宿舍向舍监递请住宿要求。不知情的彬雅舍监接受了他的申请。


罢运流行
       
过去了好几个月,考试期渐近,有些学生又议论再发动一次学生运动,想掀起再次运动的,是那些恐惧考试,以为运动一來就可以不用考试。可运动只能暂时规避考试,不可能完全捨棄,某些学生就希望暂时挪移些日期,短时不入考场就滿意了。那时,他们不滿意宿舍伙食,其实宿舍的伙食确实也不好,呆板的菜单,低劣的厨师,学生们早有不滿情绪,可是学生们並沒把劣质的伙食当引点,勉强地進食,另觅一个借口。这个借口就是引发大学生运动的,反对奴化教肓制度的,难以切除的老旧毒瘤。这是历史早就给安排好的借口,瑞大光佛塔也是天成的聚集点。要罢课的学生群已准备好,要参加考试不愿罢课的学生是少数,想去阻止多数学生進行罢课的也不多,因为学生群中对那些劝说不要罢课的学生,会贴上反国家,出卖国家,沒有爱国精神的标签。人群里要贴一个人为叛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人群里也有不敢大声表达自已观点的人。学生的罢运潮在不断高漲。等待着实踐者发出的启动信号。


单个和群体
          
为决定是否罢课,学生们集合一齐。所有的演讲都聚焦於奴化教育的不合理,殘酷。为战斗整座大学的学生出席了这次会议。聚集的地点也经过细心的布置。轮到哥翁山了,哥翁山这次多方阐述,要计划周全的罢课运动和不应罢课的理由,他不以为罢课运动所持的理由俱有正当性。只是单纯为罢课而罢课。现在到场的学生领袖们,为不想参加考试,创造机会煽动号召罢课,他敢这么说。他认为这种自私行为,驱使他们号召其他同学加入运动。另外,现今的教育制变並不是每年鼓动学生运动就能政变。哥翁山这么说。想要改变现状须要缓慢长期不断的运动。运动的口号並不重要。胜利植根於同学们的意志和力量。教育制度能不能成为自由的教育制度。学生们没有不懈地追求自由的教育制度的决心,教育制度是得不到改变的。最后他还向到來参加集会者出挑战,他说:大家如果已下定决要進行罢课,那就要有决心和毅力,把运动進行到得到最后的胜利,坚持到最后胜利。因此,我想向大家提议,请不要急於行动,稍等几个月才進行,请不要逃离考场。考好试请再到这儿來,那时,大家同时离开学校,好了,为我们的祖国重获自由独立共同协力战斗。我帶头和大家一齐,進行不竭的战斗,直到祖国得到独立自由。


他赢了
          
说毕当哥翁山从新入座,全场响起了轰鸣的掌声,不想罢课的学生们听到了自已的心声,因而要不要罢课成了议题,须要投票表决,投票结果不罢课的一方得到绝对的胜利。哥翁山又表现了他的另一种能量。他不是一个无端端血液沸腾的人。不是当杈者误认踮脚尖自傲,无理闹事的人。现在他把参不参加考试,该不该罢课的大道理,从好的一面说出自己的看法,其他人的提议遭否决,他的進言得到大众的接受,他更能昂首阔步向前。
         
其实,罢课不用参加考试,对翁山是大利多,因为他为学联会操劳一切,学校的功课在他脑里好根本不存在。对他來说B.A考试如因罢课而延期,将给他更充足的备考时间。但是他不愿意,也因而他的政治威信更加鞏固。他有意离开学校投身政治圈,感到留在学校好像是他的最后障碍。他有离开学校全心投入政治圈的狂热意愿。情況是外边世界产生着巨大的变迁。以缅甸而言卸下肩上的外国扁担的时几到了,他这么想。


有毅力的人
         
离考试日期不远,哥翁山突患大病上了医院。工作的压力和眠不足,更多的夜晚在学生会条凳上,沒蚊帳沒枕头沒铺盖地睡觉,他说是为了锻炼自已适应这样的环境。习惯这样的生活。有时读撰稿忘却了时间,过於专注而廢寝忘食也是有的。这样長期的毫无规律,飲食无常的生活种下了现下的重病。医生诊断需要长时间养,意味着他不能参加考试。但是翁山下决心要尽可能参加。
         
考试期间他每天都進考场。独自尽力撑持,下午考完试回医院。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有超越一个人所能负苛的毅力的他,医生们也无法阻止。这个年青人恐难痊愈,病况那么严重还去参加考试。他的朋友也都认为不可能考好。但是哥翁山有想做的事非要做成,不肯妥协的毅力。像在上大学医院医病的同时参加考试,不被人看好,但他病痊愈灰复了康,离开了医院,取得了仰光大学B.A文学衔。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