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加州缅华网

.南加州缅甸华侨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传播中华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爱国情怀,增进中缅友谊和中美友谊,帮助侨胞融入当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夢回昆明-土橋(東風鎮) 《秀英坐花轎》(葛光豫 洛杉磯)  

2015-09-05 06:10:40|  分类: 【华文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夢回昆明-土橋(東風鎮)

秀英坐花轎

葛光豫  洛杉磯

夢回昆明-土橋(東風鎮)  《秀英坐花轎》(葛光豫  洛杉磯)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 

     我幼時自有記憶起,就住在昆明鄉下。昆明是春城,無處不飛花,氣候宜人,我那時候認為這世界就是這樣子。後來去了北方,冰雪蓋地,飽受嚴寒凌厲,昆明四季如春得天獨厚可愛之處,令人懷念。

     民國三十年我家遷往昆明。父親在巫家壩機場工作,選在附近的土橋村居住。

     我們住的房子是由泥土混參稻草砌成。圍牆很高,院子裡天井用青石板鋪成。每在傍晚時分,我坐在窗檯上面等待父親回家,遠望著他走過田埂小路回到家的景象。夢回昆明-土橋(東風鎮)  《秀英坐花轎》(葛光豫  洛杉磯)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

    房東是一位學校老師,人長得胖胖的,光頭,常見他穿著長衫來和父親談話,談的都是些抗戰打仗的事。那時候正是抗戰的中期,大半個中國終日生活在躲避日本飛機轟炸的夢魘裡。他每次來時,都給我帶來用黃紙和紅線包紮著的芝麻餅。我那時約四,五歲。                                     

  每天早晨起來,母親給我一塊麵餅,我就會安靜的坐在天井的石凳上,從不吵鬧,這是我母親生前常讚美我的事。

  雨天裡,我喜歡望著由房簷流下透明的水柱,濺到石板上,淬冽出無數晶瑩水珠的樣子。

  我家對門只有一戶人家,僅有母女二人,女兒叫秀英。母女每天荷鋤下田,早出晚歸。

  土橋是一個很小村子,遠處山巒秀靈,近處住戶零落,人煙稀少。門外是一個很大的曬穀場,四周是翠綠的田野廣闊,當春天菜花盛開時候,映照成一遍金色大地。那是我記憶中唯一感受鄉間濃郁氣息的地方。

夢回昆明-土橋(東風鎮)  《秀英坐花轎》(葛光豫  洛杉磯)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

  初到土橋時有一天,秀英擔著籮筐和她母親來我家,籮筐裡裝有許多蔬菜瓜果,秀英對我母親說:「你家請﹝用﹞」她赤著腳的母親在一旁面容微笑,未說話,是農村人樸實的樣子。

  秀英雙眸清亮,活潑大方,留有一條烏溜溜的長辮子,長得齊到半腰上,說話搖頭時那辮子不時的左右擺動。我深深記得她們母女那天來的印象。

  之後,每天一早,下田之前,秀英都會來我到家,放下籮筐鋤具對我說:「讓我看看你今天有沒有穿新衣裳?」那時我的衣服都是母親手縫製的,或說:「今天臉上有沒有搽香香的雪花膏?」逗玩我之後快樂的離去。

  有時候秀英來時,也會給我一個炒過捏成的小飯團,鹹味的,上面放著一小塊豆乳腐,用一根香爐裡的香棍叉住,再教我用另一根香棍挑著乳腐吃。此後我習慣每天起床後在石凳上等待她來。

  有一回附近人家蓋新房子,秀英帶著我去看。那天是新房子砌好泥牆要上主樑的日子,村裡許多孩子都來了。安裝的樑柱上貼著紅紙,樑木抬上去後,有一人提著裝有許多爆米花糖的籃子,爬上梯子,點燃鞭炮,那人就把米花糖丟下,地上的孩子們一擁而上。那是給新房子討吉利的傳統習俗。

  秀英把我放在一旁,就去孩子中間搶拾。米花糖多是圓球形的,小如雞蛋,大似蕃茄,五顏六色。秀英搶拾到後用嘴吹去上面的泥灰,便笑嘻嘻的遞給我。

  搶接糖果原是孩子們嘻笑的事,秀英是一個十七、八歲大姑娘,擁擠在孩子間顯得特別突兀,是個不很調和的畫面。我想她是為我帶來一份喜悅而做的。

  抗日戰爭的後期,日本侵華漸漸由北向江南推進。日本飛機轟炸的目標雖然是巫家壩機場,有時候就從村子上呼嘯而過,田間的農民也遭到猖狂肆意低空的掃射,每次都有死人。

  那時候飛機速度緩慢,地面防空還沒有雷達,發現飛機來襲,依靠遠處山頂上的觀察站,用電話一站一站的傳遞信號,但這樣仍然比飛機速度要快些,敵機臨空前我們有充足時間躲避。

  遇警報,村子遠處有人敲鑼示警。在田裡的秀英聽到後立刻放下鋤頭跑回來,急忙背著我,帶領我母親往田裡跑,尋一處畦間的豆棚下裡躲避。警報解除敵機遠離後,秀英再背起著我,牽著母親,帶著在豆棚裡躲警報時採剝的一堆豆子,送我們回到家後,她再回到田間裡去。

  秀英要出嫁我母親是知道的。母親為秀英縫製了一件大紅花的棉襖,她在我家裡試穿,我在一旁望著。大人自然不會對我這孩子說她要結婚的事。

  春日暖和時,我有時一早隨她母女去田裡,吃著飯團,喝帶來的開水。有時候她把地裡挖出的紅蘿蔔在她的衣角上擦去泥土後給我,我就安靜的坐在稻草堆上慢慢吃著,隨她們收工時候回家。

  有一天,秀英家門前突然熱鬧起來。一台大花轎隨著吹鼓手一同來到。有一個年青人我從未見過,穿著長袍,頭戴一頂黑色禮帽站在她們門外。他是來迎親的。那天秀英的母親穿了新衣裳,也穿了新鞋。

夢回昆明-土橋(東風鎮)  《秀英坐花轎》(葛光豫  洛杉磯)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

  不久,秀英穿著紅色新娘繡服,頂上罩著紅布,低著頭,由人攙扶出來坐進轎子裡。起轎後那頭戴禮帽的年青人手扶轎子,快步的跟隨響起的鑼鼓手離開。 我一直站在一旁,看著這些不瞭解的景象,望著秀英坐著那花轎遠遠的走了。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秀英。

  抗戰結束我們離開昆明,輾轉到北方各地後,民國三十七年到了台灣,那時候大陸還未撤退。有次父親自台灣去廣州出差,雖然那時候我們闊別昆明已經多年,他帶著懷舊的心情, 刻意去了昆明一次,他到機場訪舊,也去了土橋。

  父親他回來時說土橋的房東已得病過世。我們住過的土房子無人居住,破舊零亂,院子裡養了牛,成為畜舍。

  多年裡家裡每談到當年土橋,我就會想到秀英。當時我很希望由父親口中能道出一點秀英的事,但那是不太可能,因為在我們未離開土橋之前,秀英已經遠嫁他處。

  近來偶然遇見一位大陸來年紀略長的先生,談到他幼年也住過昆明鄉間,他去年到昆明參觀了春交花展會。我問他可知道土橋,他驚訝的說當年他就住在土橋鄰近的菊花村。他說土橋早已改名東風鎮,現在人口聚集,高樓興起,已非當年景象。聽罷,我無意再詳問下去,不願土橋今日繁華的景象,替代我夢中舊日的風貌。

  春去秋來,幾番風雨,已是一甲子的歲月,即使春風再綠門前草,那堪放眼憶兒時。

2005台北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