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加州缅华网

.南加州缅甸华侨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传播中华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联络海外侨胞友谊,介绍侨友动态,宣传中华文化,传播爱国情怀,增进中缅友谊和中美友谊,帮助侨胞融入当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缅甸政局】-全国民主联盟当政是新时代标志吗?  

2015-12-19 12:01:10|  分类: 【缅甸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缅关系:全国民主联盟当政是新时代标志吗?【转载自缅华网】
缅甸大选后政局发展和中缅关系的走向,是生活在缅甸和海外华侨华人都应关心的,这篇报导综合了大选后各方学者对缅甸局势的分析,关心笫二故乡的都应看看。(供稿者按语,不关编者立场。)

 孙韵 中美印象网 中美印象网

    随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在11月大选中大获全胜,新任政府将于2016年3月底前就职,中国也期待缅甸翻开国内及外交政策新篇章。至今尚未明确的民盟政策方向让中国政策界相当不确定,并引起了中国是否和怎样再次调整对缅政策之热烈争论。虽然缅甸政府更迭并不影响中国与西南邻国关系的大局,中国仍希望开启和缅甸关系的新时代。然而短期内,中国对缅政策之细则仍将由民盟政府的政策和立场而定。

    【中国和昂山素季的复杂关系】

    军统时代,中国和昂山素季的关系备受压抑。鉴于1990年至2011年间缅甸的政治局势,这是必要的权宜之计。1990年昂山素季和民主联盟大选获胜后,时任中国驻缅大使是最早给她发贺电的人员之一。当时的军政府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也并未采纳据说由中国提出的协调民盟和军政府间关系的建议。这一事件影响了中缅关系,并导致中国在1990年中旬至1991年7月间从仰光召回了驻缅大使。为避免2010年大选期间发生类似情况,中国在2010年9月到12月下旬将大使位置空缺。

    在缅甸20年军统时期,中国政府顾虑到军政府的敏感神经,和昂山素季及民主联盟的接触减至最低。中国的外交官,政府官员,学者和商界都和民主联盟几乎没有任何联系。这项政策并无不良后果,因为在军政府统治下,民主联盟和它的领导人昂山素季对于缅甸国内和外交政策的决策过程几乎没有影响。中国也因此可以和缅甸军政府合作继续其本国政治经济的发展进程。

    对中国来说,过去不和昂山素季及民盟联系并不是大问题。但自2011年吴登盛政府开始了政治改革后,昂山素季在缅甸内政的位置和重要性越来越凸显。这种情况下,和她领导的民盟继续失联就不再是明智之选。因此中国煞费苦心地重新和昂山素季建立联系。自2011年以来,接连三位中国驻缅大使(李军华,杨厚兰,洪亮)都和昂山素季定期会面,而中国政府官员、学者、记者和商人们也都频繁光顾民主联盟驻仰光总部。

    【和昂山素季关系“正常化”】

    在承认昂山素季和民盟重要性,并采用必要政策来建立良性健康关系的同时,中国的立场并不坚定。一方面,昂山素季可能因中国政府过去力挺将她软禁15年的军政府有积怨;另一方面,昂山素季的民主形象深入人心,她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身份,和被普遍认为“亲西方”尤其是美国的立场,都让中国对她未来的位置和政策有不详预感。中国担心最起码昂山素季会同情和支持同样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达赖喇嘛和民主人士刘晓波。更为甚者,他们担心昂山素季可能不遗余力地向西方靠拢,践行实质上反华的政策。

    过去四年里,昂山素季明显表现出她对中国顾虑的理解。迄今为止, 她的所作所为都很得当,和中国政要们的一应会晤中优雅有礼。在中缅两国会议和其他公众场合,她也公开表达了她本人及其领导的民主联盟对中国实施友好政策的承诺,誓言要建立良性双边关系。尽管当地居民和缅甸社会都持反对态度,昂山素季带领调查莱比塘铜矿的小组仍然做出了继续此中缅合资项目的决定。在中国视为重要事务上,比如中缅边境线上少数族裔间的冲突,缅甸境内中国投资的商业项目等,昂山素季的立场(或没有立场)都使她最低限度成为一名中国可以接受的政治家。

    所有这些因素相辅相成,让中国和昂山素季关系趋于正常,并最终导致她于2015年6月访问中国。这一破冰之旅填补了昂山素季外交政策履历和中国对缅政策两方的空白,籍此双方都表现出有能力超越彼此意识形态的差异和私人恩怨,携手合作共同发展。这一关系正常化不仅显示出中国对缅外交政策更为成熟,也展现出昂山素季作为政治领袖的理性务实。

    【吴登盛领导下中缅关系】

    过去五年,吴登盛领导的政府所取得之政治,经济和外交成绩有目共睹。但无论如何,问题依然繁多且根深蒂固。具体到中国而言,尽管中缅两国官方都一再说明双边关系是良性的,正面并发展的;现实仍然是自2011年9月密松水坝项目叫停后,中缅关系走向就趋于恶化和紧张。中国对于投资缅甸境内经济项目的困境很不满,认为自己因和军政府的关系而遭受了一个宣称更为民主政府的不公正待遇,成为缅甸政治更迭的受害者。同时,缅甸政府在与中国战略合作上所表现出的勉强的态度让中国颇为沮丧,而缅甸军队在少数族裔冲突中公然越境袭击中国的举措更让中国深感不安。

    此外,缅甸在中美之间到底如何选边站的不确定性对于中国政府而言也是一大问题。虽然中国希望相信缅甸将不偏不倚地持中立态度,美国及其同盟国如日本等在缅甸政治和经济领域急速增长的影响力都动摇了中国的信心并使其与缅甸关系更为脆弱。

    自2011年后,上述问题和挑战深刻影响了中国对缅政策。经济方面,中国对缅投资从2010/2011年年度巅峰期的82亿美金跌到2013/2014年度仅5600万美金。虽然去年投资额重新攀升至5亿1千6百万美金,与盛年相比,这个数目仍显微不足道。中国还是缅甸最大的投资伙伴,双边贸易也从2013年的100亿美金增长到2014年的250亿美金。 然而贸易中最大份额来自于缅甸出口中国增长率高达446%的单一项目,即从2013年中旬开始的中缅共同投资天然气管道项目。 在政局不明压力下,中国感到必须在战略上加强和缅甸当局势力相当的部署,也因此导致了缅甸官方十月份对中国的指责。缅方批评中国干扰了其和平进程,并阻碍了一些团体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全国民主联盟未来对华政策】

    2016年三月底执政后,昂山素季和民盟将继承现任政府与中国之间的诸多问题。同时,民盟掌权也可以是一个契机来掀开中缅关系的新篇章。吴登盛政府在舆论问题上一直有隐患,根源在于过去军政府对中国的依赖以及和中国公司的裙带关系,当局感到必须迎合反华势力来争取民意。与此相反,民盟自开始执政就是民心所向,和中国的关系也更有条件重新开始。因此民盟处境更为有利,可以较为客观地基于具体项目优势进行评估,制定相应对华政策;也更能轻装上阵,理性对待中国并基于实际考量进行合作,而无需背负历史或情感包袱。这并不表明昂山素季和民盟就会对中国的要求说是,但当他们说不时,原因更可能是基于缅甸国家利益公平透明的权衡,而非出于特殊既得利益的考量。

    昂山素季有关中国的初步声明已表现出她正有此意。选举获胜后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她承诺奉行对华友好政策,但也强调中国对缅投资需要更好地赢得缅甸人民的信任。据报道,昂山素季赞赏中方一带一路倡议,并希望此倡议能取得有利各方的成果,这些言论在中国广受好评。毕竟现阶段,中国并不指望缅甸对中国有什么优惠待遇,只要被公平对待即可。

    【中国对民盟的政策】

    中国对缅甸影响深远,其举足轻重的力量不容无视。实际上,中国之影响力已渗透至缅甸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中。缅甸政府更迭并不改变中国对缅的战略目标:中国仍希望通过开展缅甸基础设施和交通的各种项目开通到孟加拉湾,仍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边境,也将继续和美国在对缅影响力上角力。

    这种局面下,中国将以友好的态度表达合作意向,并展开和民盟的各项合作。中国更可能提供新任政府金融资本,援助项目并在和平进程中提供协助以助民盟达到它的首要目标。然而,6到12个月内,中国也将要求缅甸对中国最关注问题表态。这些议题包括曾一度叫停的密松水电站开发项目的最终解决方案,开发皎漂镇特殊经济区的明确决定,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各项协议之共识,如中缅高速和伊洛瓦底江水陆联合运输项目等。

    中国将密切观注各族裔群体间和平谈判的进展,尤其是缅北中国边境线上少数族裔的问题。既然昂山素季已宣誓推进和平进程,众多观察者们都希望她的特殊背景和深入民心的号召力能在此进程中给少数民族带来更多信心并打破僵局。中国非常理解一个和平统一的缅甸有益于中国边疆利益,而缅北的冲突是阻碍中国经济和战略部署的最大障碍。如果昂山素季能获得少数民族的支持认可并为缅甸带来和平,中国是不会破坏这一进程的。

    当然中国对缅甸抛出橄榄枝,在诸多政治经济发展问题上提供协助时,也有其附加条件。这些条件的具体条款虽然可待商榷,上诉罗列经济项目中,中国对缅甸真诚合作之要求不会改变。中国也希望民盟能在和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合作的同时,“尊重”中国的国家利益。保持外交上的平衡中立说来简单,真正做起来相当不易。虽然昂山素季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并不总是亲善有加,但她的任何举措若未能坚持清晰的中庸之道都可能让中国政府大为光火。实际上,昂山素季的民主信仰以及她可能“亲西方”的种种猜疑更可能加剧中国在这些情况下的反应,从而导致中缅关系比登盛政府时期更为恶化。今后民联盟执政时,对此观念也需更为关注和谨慎。

    昂山素季和民盟不应期望中国和缅甸的其他政治势力断交, 包括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军队和他们的裙带关系网。毕竟没有任何人可以完全预测缅甸的政治未来,因此中国有必要和所有政治党派维持良好关系。曾支持缅甸某一单独政治势力的经验教训也让北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并因此不太可能重蹈覆辙。

    【结论】

    经过20年军政府统治并不平衡的交织,加上吴登盛政府5年里剧烈的改弦易辙,中国和缅甸两国都来到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此时的我们有机会改善彼此关系,真正地恢复邦交正常。这需要杰出的政治智慧,勇气和两国政府领袖们的胆识胸襟。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完全如愿,但双方都将在合作对话中获利。中国需要理解民盟将更为响应人民的意愿并接受新的缅甸政治现实。同时民盟也须制定出最被广泛支持的政策选项。而缅甸的民心所向,正是最难被中国政治压力或经济利诱所攻克的。

    (来源:亚洲时报。作者系史汀生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及布鲁金斯学会客座研究员。2015年缅甸大选期间,她参加了由卡特中心组织的选举观察团)

 

 【缅甸政局】-全国民主联盟当政是新时代标志吗?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联谊会主办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